人气博客

粉岭高球场征地价 实行用者自付

政府终于落实新界东北发展计划,对重新启动新市镇模式的大规模发展有肯定作用,业界普遍欢迎有关计划。香港过去已有不少大型新市镇落成,从最早期的『卫星城市』如观塘及荃湾,到后期的马鞍山及将军澳,容纳人口数以十万计。小规模的地区性发展或市区重建根本不能提供足够的土地满足急促增加的人口。

事实上,新界东北发展计划不是新事物,政府多年前已进行规划调研新界东北发展的可行性,并计划为将军澳之后的另一新市镇发展项目,但后来地产市道因九七金融风暴及沙士而大跌,政府便大幅减少土地供应托市,新界东北发展计划便被搁置。因当年已做了大量研究及规划工作,现时把计划复活便省却了很多时间,可尽快上马以解决高楼价问题。

但现时香港极度政治化,任何政策也有人反对,令很多措施不能立即有效执行,政府必须理顺这些反对声音才可落实执行有关政策,舒解民困。新界东北发展计划当然亦不例外,已有不少市民及团体提出质疑或反对。其中最具争议的便是应否收回高尔夫球场以供发展。



赞同收回粉岭高球场发展的市民表面上理由充分,球场只是富人玩乐的地方,没有理由不放弃球场而收回原居民土地,破坏他们的居所及耕地。笔者亦是高球迷,但从不敢奢望能加入如此尊贵的球会。早年听说球技了得便可被邀入会,笔者天真地下苦功勤力练习,但天分有限,况且入会要求与日俱增,多年来笔者球技虽有进步亦达不到入会要求。阅报得知市民要求收回球场,心中忽然有愉快感觉。

但笔者的快感一闪即逝。香港是市场主导的开放经济体制,有不同的社会阶层是理所当然的事。笔者出门旅游时乘坐飞机经济舱不会感到不自在,更不会妒忌头等舱的乘客。一个国际大都会有多式多样的设施供不同阶层的市民享用并没有甚么问题。相反,若一个城市不容许富人享乐的话,则可能产生更大问题。香港有两个马场,为甚么不建议收回跑马地马场供住宅发展?

笔者相信现时针对私人会所用地的情况源于土地批租问题。现时很多私人会所用地是早年免地价及以象征式租金批租的。当时香港还是殖民政府统治,而那些会所亦多是洋人经营及使用,免地价批租明显是利益输送给『自己友』。但回归后有关政策并没有改变,政府通常继续以象征式租金容许私人会所续租土地。而私人会所的物业多属自己拥有的物业,不用付租金,亦不用支付市值地价或地租,因此可提供低廉的优质服务给会员。从另一个角度看来,这便是市民变相津贴了私人会所会员享乐了。虽然地契订明私人会所部份设施须开放给公众使用,但成效却因种种原因而不大理想。



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不是不可以处理的。私人会所免费享用官地的情况如持续下去,将引发更大的社会矛盾,政府推行发展计划亦必受重大阻碍。笔者建议重新检讨私人会所用地的批租政策,考虑征收市值地价,实行用者自付的原则。

富人高价购买山顶豪宅自住不会受市民非议。同样地,私人会所若付出了市值地价,地皮便是会所的私人产业,富人在会所享乐便理直气壮,反对被政府征收土地的理据便可强得多,不用搬出地质不宜建屋如此荒谬的理据。没有了市民的津贴,会所的使用费用当然可能需要大幅增加,但对富贵的会员来说算甚么?最重要的还是消除了社会的民愤和怨气。

当然,粉岭高球会的收地争议火头已燃着,现时再讨论是否征收市值地价可能已太迟。但香港还有不少其他私人会所,地价问题一日不解决,收地建屋的争议将不断重演。

此文章于8月5日于《信报 – 天圆地方》刊登

刊登日期: 2013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