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博客

房屋定义 宜宽松处理

早前终审法院就政府租契上「房屋」的定义作出了新的裁决,对旧区重建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影响。

听闻地政总署已发出了内部指引,将追随终院裁决来执行政府租契上的发展限制,意味着很多旧区重建项目或须补地价方可进行,而旧楼价值亦因而下降。

依据终院的判词,房屋的定义是很难界定的,因此演绎政府租契上有关房屋的发展限制须参照早年政府批出租契时的实际情况。

因大多数巿区地段是于五、六十年代批出,那时的房屋多为数层高的唐楼。若现时的重建项目高度为二、三十层,则要补地价了。

因终院判词并没有清楚厘定房屋的定义,数十年前的房屋有多少层,用途有多广泛,必定有很大的争议空间,相信未来将有很多政府与发展商就房屋发展限制的诉讼。

就是因为「房屋」一直以来没有清晰定义,过去亦有不少有关政府租契上房屋定义的诉讼。



因此前地政总署署长于2000年发出了作业备考,把房屋定义为一幢只有一个主要入口及一个逃生出口的建筑物,多层商住大厦亦可符合定义。

这是对房屋的发展限制作出很寛松的诠释,亦为「房屋」定下清晰涵义,此后有关房屋定义的诉讼大减。但地政总署已表明将有新的作业备考取代上述作业备考,估计亦将追随终院判例。

如属实,笔者认为此乃一大倒退,重返未有2000年作业备考之前的乱局。

地政总署为技术部门,如无发展局的政策指引,追随法庭判词来处理政府租契的发展限制,实在无可厚非。

但有关案例将冻结旧区重建,更可能令大批旧楼业主身家缩水。前发展局局长择善固执,在争议声中降低强拍门槛,令不少旧楼业主借发展商并购而改善居住环境,成效有目共睹。

若政府决意执行新终院判例,将把降低强拍门槛的成果倒进大海。看来发展局须重新检视执行新终院判例对巿区重建及房屋供应的影响,必要时可制定政策,指示地政总署继续执行对房屋定义的宽松处理手法。

刊登日期: 2013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