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生活

人口老化与长者住屋数字不成正比

人口老化与长者住屋数字不成正比

香港人口老化问题日趋严重,但长者住屋供应却是远远低於水平

长者的家通常都会令人联想到差劲的素质,但这并不发生退休土木工程师Patrick Lo的身上,他的两个儿子已有30多岁。一所备有客房服务及长者应急系统是他首要的希望。如加上五星级会所的室内游泳池,宽敞的健身房及一所专为长者提供综合诊所功能於一身的医疗检查,如牙科及中医医疗更是理想。「如果配备优质全面的服务,我不介意付出更多。」年届60岁的Patrick说。他一直努力地寻找他退休後的理想生活。「我所住的居所没有配备很好的长者设施,而市场亦没有太多的选择。」Patrick显然并不孤单,并且拥有良好的经济能力。根据政府统计处的预测,香港人口於2039年前将有33%为60岁以上之长者,即每三个人之中便有一位长者。如港府拥有长远的视野及能力去解决,人口老化所引致的住屋问题正处於当务之急之时。

尽管香港的地产市场正处於繁荣阶段,但香港的地产发展商似乎对发展为长者住宅项目的市场并不感兴趣。长江实业集团的发言人称豪华长者住屋并不包括在他们的计划上,而恒基兆业对此并不发表任何意见,另新鸿基地产则於截稿前仍未回应。众多地产发展商中,唯一的例外便是太古地产。於年初时,他们将於薄扶林兴建一幢28层高的豪华长者住宅项目,总楼面面积约30万平方尺,合共提供约300个单位及配备娱乐和医疗设施。项目细节尚未透露,但可确认的是目前地政总署正在处理太古的换地申请。

在加拿大、澳洲、英国及美国等地,高质的长者住屋已非新的概念,五星级的套房及服务,以及迎合富裕长者的高档优质食品及健身设施随处可见,而当中大部分都是由私营发展公司拥有的项目,最重要的只是住户需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支付。

长者与成年子女生活共同生活是香港根深蒂固的传统,亦显然是影响市场缺乏发展长者房屋计划的原因之一。不过,由於越来越有二代的年轻人於海外生活,因此亦令整个情况有所改变。於2002年,政府决定把资源优先分配於低收入社群,除维持退休福利外,政府已停止为退休人士提供住房计划,另针对夹心阶层提供的「居者有其屋」计划及住宅发售计划均全部停下来。

行政长官曾荫权於四年前在施政报告中强调,需要为长者提供房屋计划,并采纳「用者自付」的原则。这个项目计划的责任落在非矣利且自负盈亏的香港房屋协会,他们并已开始发展长者安居计划(SEN)旗下的一些高档的长者住屋计划。这些项目亦属房协改善居住环境的目标之一,以满足长者於现今经济体系的要求。但事实上,这仍是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统计显示,房屋协会於2003年及2004年落成的「乐颐居」及「彩颐居」,合共576个单位经已全数被占用,并且拥有长长的轮候名单。「乐颐居」是首个推出的退休人士住屋计划,且获得两倍的超额认购。Patrick称:「我希望我是在轮候册上。当时我未届 60岁,但其实很多人都会预先计划自己的退休生活。」

这两个项目为中上层阶级及年逾60岁人士提供住屋及一站式服务,包括脚底按摩、洗衣服务、健康查询及辅导服务、医疗服务及24小时的护理服务。要成为租户,必须支付一笔30万元至60万元的费用,单身者及夫妇分别必须拥有至少100万元及150万元的资产,这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另一方面,房屋协会新近的两个项目 - 位於北角丹拿山及天水围外区ˉ所提供的1,500个单位,也被质疑是否能够满足市民的需求。项目将於2014年完成,而其时本港的长者人口也几乎有四分之一之多了。

委托私人资助的公共政策智库ˉ智经研究中心於2008年的报告表示,「长者住屋地段并没有包括在城市主要分区的计划内。」香港本身没有土地指定作此用途,也没有相关的政策及机制。智经研究中心称:「人口老化是一个事实,更可谓是燃眉之急的问题。规划用地应反映本地人口结构的变化。」房屋协会主席杨家声同意,并指出香港特区政府於应对人口老化问题及提供长者住屋方面缺乏明确的政策。长远来看,应倡议及鼓励私人发展商共同发展。智经研究中心表示:「如果政府愿意,其实可邀请私人发展商参与竞投并给予或提供适当的激励措施。」

Patrick现正寻找新的住屋选择,同时他亦已经准备排队认购丹拿山项目,这项目的设计包括了一个酒窖及高级餐厅。天水围的度假村离我儿子市区的家太远了,我希望在不至於太年迈的时候可搬进丹拿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