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快讯

保育与发展 难觅平衡点

保育与发展  难觅平衡点近年香港积极进行市区更新,以市区重建局作主导,而部分小型私人发展商亦尽力保育历史建筑,不欲将之拆除。可是,市区重建局欠缺资源,以致被批评未有做好历史建筑的保育工作。人们对保育亦未有寄予厚望,前水警总部1881被改建得面目全非,最终演变成另一个豪华大型商场;中环街市保育计划则落实无期。Hirsch Bedner Associates香港分公司的合夥人Mathew Lui指∶「由於香港土地的价值高昂,在急速的城市化和城市发展下,无数宝贵的历史建筑被拆掉。而香港政府对此难辞其咎。」馀下的历史建筑还有机会保留吗?

平衡工作

市区重建局发言人阐述有关重建市区楼宇的程序时表示∶「根据《市区重建局条例》的规定,市建局每年均会依照《市区重建策略》内的指引,拟备及呈交财政司司长审批其『五年业务纲领』和『周年业务计划』,以制定市建局的策略方向及工作计划。」换言之,市建局需要处理繁复的行政程序。

但Lui认为,虽然政府推行了市区重建多年,却一直欠缺长远规划。他说∶「政府并未对活化历史建筑制定适切的政策以平衡发展随意和保育,例如1977年中环旧邮政总局大楼被拆卸。市民认为需要审视正进行重建的旧区,以免摧毁承载港人集体回忆及本土文化的历史建筑。」他又指,新加坡的浮尔顿酒店由英殖民时期的邮政局改建而成,不但为古迹注入新生命,亦重塑酒店品牌。他说∶「相比下,皇后码头却难逃被清拆命运,这不但引起保育人士和生态学家的关注,更唤醒了一般市民的保育意识。这样的市区更新或保育行动根本无法保护本土文化或改善市民的生活。」

Hirsch Bedner Associates专注於酒店设计,多年来一直带领亚洲的重建计划,近期的项目包括为新加坡乌节路万豪酒店、旺角帝京酒店及历史悠久的上海和平饭店进行复修。其实除了香港,其他地区均需要为重建处理繁复的行政程序。参与市区更新项目的伦敦发展商可谓是全球市区更新的先驱,他们不满即使市民有迫切的住屋需求,但仍需漫长的等待才获准重建。而这只是重建其中一个难关。Lui指∶「香港和亚洲其他地区均有无数珍贵的历史建筑,香港的重建情况反映了亚洲各地所面对的困境。社会上对市区重建有不同的声音,要达致理想方案,积极沟通、适时复修及平衡发展缺一不可。

改建住宅

由市建局与中国海外(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的子公司)合作发展的「星钻」项目(www.thenova.hk)即将入伙。市建局於2005年12月依照规例获准开展该项目。「星钻」位於西营盘第三街88号,与会德丰和恒基的另一焦点新盘相距不远,同处优越地段。但市建局表示,「星钻」的建筑设计顾及社区需求,间隔实用,主要提供中小型单位。「星钻」将於明年竣工。

市建局代言人阐述该区适合重建的原因时表示∶「在重建之前,该区有20幢楼宇,大都建於四、五十年代。当时楼宇残旧不堪,无法进行具效益的复修。部分楼宇甚至没有基本的卫生设备。该区现正重建为一座住宅大厦,配以公共休憩空间。」

「星钻」楼高35层,提供255伙,实用面积由365至855平方尺,并设有1.4万平方尺公共休憩空间。「星钻」的户型涵盖1至3房,每个单位均附设露台,配套一应俱全。位於顶层及天台的会所设有游泳池、花园、健身房、桑拿浴室、休息室、宴会场地和儿童室内和室外游乐区。截至今年5月,「星钻」高层单位的实用尺价高达30,000元,可见市建局未有提供一般市民可负担的住屋。Lui慨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