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終於過去,香港人捱過了艱辛一年,可是前路仍絕非易行。事實上,全球不少地方也陷入苦況,先是貿易戰牽連甚廣,再有示威活動遍地開花(智利、伊拉克、海地、法國、哥倫比亞、美國南部無一幸免),單是這兩大不利因素已對物業投資帶來衝擊。2020年環球市場將如何開展?

澳洲

疲弱的澳元對國際投資者構成一定吸引力。

在2016至2018年間,澳洲先後採取多項樓市措施,包括推出新稅項、收緊融資條件與法規,及後再為樓市鬆綁。兩年過去了,澳洲樓市再次欣欣向榮。自降低利率後,買家重投悉尼、墨爾本、布里斯本等熱門地懷抱,當地市場十月表現向好,價量齊升(悉尼升2%;墨爾本2.3%),新供應逐步與需求接軌,縱然稍為落後。Crown Group發展商銷售總監Prisca Edward表示:「我們看到物業成交量急升,預計2020年市道暢旺,形勢大好。基於低利率及求多於供等利好因素,新一年
買家對澳洲樓市重拾信心。」相對悉尼及墨爾本,布里斯本生活指數、投資價值、人口增長以至商業發展均較具吸引力。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 Bank)預測2020年布里斯本樓市增長率為8%,昆士蘭保險(QBE)預測到2022年升幅更高達20%。

英國

脫歐還是不脫歐?

自萬聖節脫歐無望後,英國脫歐期限再度延遲,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尋求提前舉行大選,最終保守黨獲得壓倒性勝利,工黨大敗,其中英國獨立黨與英國脫歐黨並沒獲得任何議席,可見市場追求穩定;雖然脫歐帶來不穩定,但至少執政黨不會令形勢惡化。英國大選後,工黨與蘇格蘭民族黨共得251席,他們會否對獲得364席的保守黨帶來威脅仍是未知之數,但目前英國物業市場仍是傾向穩定。

北美

龐大的租客群、獨特時尚文化、商業及地產的發展願景,賦予奧斯汀可觀的投資潛力。

美國與加拿大同是相對穩定的市場,縱使美國總統特朗普面臨彈劾,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於10月只能險勝連任,但兩地經濟基礎依然良好,生活方式亦一如以往般好。美國經濟在貿易戰的陰霾下保持強勢,九月樓價下跌意味著市場對未來數年樓價上升有憧憬。目前入市意欲與失業率低企,求多於供,美國地產經紀商協會(NAR)預測今年全國平均增長率為5%。紐約、洛杉磯與三藩市風險低,但生活指數高,羅兵咸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在其《2020年新興地產趨勢》中提到西雅圖、丹佛、奧斯汀為美國最熱門投資地,至於較優惠的選擇則落在斯波坎、科羅拉多泉、密德蘭等新興投資地。報告提及:「作為德克薩斯州首府的奧斯汀打著鮮明旗號-Keep Austin Weird,加上龐大的租客群、獨特時尚文化、商業及地產的發展願景,賦予這城市可觀的投資潛力,從蘋果企業進駐、戴爾興建醫學院,以至機場啟動擴展工程,均可見一斑。

渥太華將會是加拿大今年投資前景最明亮的城市。

在加拿大,隨著主要市場超出市民負擔能力,興建出租物業成了新潮流,這不表示當地熱門城市如蒙特利爾、多倫多及溫哥華失去光環,但羅兵咸認為首都渥太華越來越受歡迎。多倫多人渴望樓價易負擔,市內新建基礎設施及新增租住人口(該市人口於2019年達100萬)可望為今年帶來更多的投資成交,若投資者抵受得住當地的政治言行會更好。

歐洲

德國柏林亦是今年具增長潛力的城市之一。

正當英國經濟步向衰退,歐洲發展卻蒸蒸日上,踏入2020年,萊坊視巴黎為全球增長速度最高的豪宅市場,預測有7%升幅。雖然示威持續,但萊坊在其《2020年環球豪宅物業預測報告》中表示:「基於經濟穩健、利率低、豪宅供應緊絀、租務及二手物業需求高,當地樓價獲得支持。再者,帶動巴黎升值的還有全歐洲最具規模的基建項目-大巴黎計劃,以及2024年夏季奧運會。」

德國柏林亦是具增長潛力的城市,據安閣物業所指,德國置業人數較低(僅48%,歐洲平均值為70%),目前樓價升幅尚未處於高位,龐大租客群加上鄰近全球主要城市,皆對物業投資有利。安閣物業董事會成員Kai Enders在該地產代理公司最新一份住宅報告中提到:「目前就業市場氣氛良好,利率低企,有助於按揭貸款申請,現時可說是置業良機。」另一方面,馬德里經歷2008年金融海嘯後捲土重來,升值潛力較歐洲不少地方高。或許正是英國脫歐與中美貿易戰,才迫使歐洲發揮強大創意力量,推動發展勢頭,羅兵咸預計歐洲將是英國脫歐事件上的大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