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成交較上月雖然有增多迹象,只是平貨增加少少;惟據代理指出,好多業主寧轉租為售,暫未有大幅減價以增加出售機會。回看疫情,似乎有擴散之勢,各國已經或計劃短期內大幅減息以支持企業借貸成本,然而不是所有人可以享受低息優惠,只在乎銀行對財經健全的企業進行低息支緩。

經濟崩壞,銀主盤快湧現。

換句話說,若然行業為重災區如餐飲、零售和旅遊業外,一般企業於疫情沒有轉機時,他們短期資金周轉將會出現問題,隨時有結業及被清盤危機,那時候便會掀起新一波倒閉潮。

美國及英國雖已先後減息,惟由於環球經濟已全面受到打擊,一日疫情未減,經濟難以復甦,持樓成本雖未有下降,但息口只是杯水車薪,打工仔縱使有份工,但收入可能隨時減少,甚或者失業,減少少息的幫助並不大。

何況在2003年沙士期後,有內地開放自由行來港消費,促成本港零售和零售業從谷底反彈,資產價格暴漲;但現時這招要重復來談何容易,連各國同需要先救自己,何來資源救其他地區?所以今次樓價下挫,並不是一至兩年便可止跌,跌多少還要看有多少人頂唔住要拋售物業,看來若然供不到樓的話,市場將湧現一批新批銀主盤,那時才是大跌市的來臨訊號。

市場開始出現部份銀主盤,這批銀主盤非業主供樓出現問題,而是在過去多年受到本身財務上出現逆轉無法償還銀行和財務機構貸款所致,個別單位曾出現向銀行多次按揭,造成過度借貸原因,所以經濟崩壞,首先便出現公司銀主盤,才是另一次跌浪開始。

延伸閱讀︰【老樓講樓】跌市勇者 最後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