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or

抱怨香港樓價高踞不下,我們不能簡單的怪責政府無能,官僚辦事不力。其實,代表選民在立法會內議事的尊貴議員們,難道他們就沒有半點責任嗎?每每政府發起任何一項開拓土地的議題時,立即有一批議員站出來反對,往往得到站在道德高地的環保團體的站台,再配合議會內拉布阻撓通過,將幾乎所有增加用地方案撻伐醜化,將原本改善民生的議題扭轉為政黨角力的磨心,在反對者和支持人士之間較量的過程中,主事官員更經常受到非理性的人身攻擊,使許多本來有心辦好民生實事的公務員變得心灰意冷,甚至心態轉為「做好這份工」,從此以後得過且過的混日子。

這些年累積下來,房屋政策一直難以寸進,以致供不應求困局不斷延伸,而且2008年全球各國大舉推行金融量化寬鬆,輾轉推升全球資產價格,香港住宅從來是香港及內地市民財富保值的不二之選,於是大家更積極投資樓市,使原本供量已經不足夠市民自住需要的住宅樓變得火上加油,樓價狂飆不止,時至今天,有樓者無不笑逐顏開,無樓者則想方設法,不惜借助高成數按揭及支付財仔高息,但求能夠買得一個住宅單位,至於是否他心目中的安樂窩? 旁觀者真的不得而知。

還有其他無望置業的市民,包括不想做租奴的,也有收入僅可三餐溫飽,或者在房住的N無市民,在他們心目中,也許一生中最大的幸福就是早日入住廉租公屋了。

現在樓價高踞不下,而中美貿易戰則剛開始第一回合,美國特朗普固然信心滿滿,而我中央政府則表示早有準備,雙方口水戰後若不能妥協,任一方挑起貿易戰升級,必然會惹起另一方的反制行動。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顯然是雙方角力較勁的一個主要場地,先不論中美誰者可以笑到最後,作為較量場擂台的香港難免有所損傷。

房屋是搬不動的貴重資產,故貿易戰若付諸行動,投資者減磅避險會是合情合理的商業決定。然而,暴風雨過後又會迎來另一個晴朗的日子,何況粵港澳大灣區整合已在積極進行中,我對香港樓市前景依然是充滿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