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香港樓價如火箭般飆升,不足200呎「納米樓」動輒也要超過300萬,令不少人也放棄置業念頭,情況於年輕一代更為普遍。有研究發現,鑑於起身點低、樓價急升及公營房屋供應減,90後大學畢業生,其中收入最低一成人,原來盡用1個月薪金,也買不起約400平方呎新界「上車盤」的一平方呎樓面。研究建議政府要大幅度增加土地供應,令資助房屋供應達標,以滿足置業需求。

新論壇及新青年論壇就1987年至2017年的大學學歷勞工置業能力進行研究,發現1987年至1997年的樓價升幅高達520.2%,還比2007年至2017年的222.6%高,可是,1987至1997年的大學學歷勞工,比年輕世代有更佳的置業能力。除了年輕世代的薪酬增長被樓價大幅蠶食外,研究同時總結出年長和年輕世代分別面對的「上車」處境,特別是新世代面對的困難。

研究根據政府統計處1987年至2017年的大學學歷勞工收入數據,再經1999年的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樓價和租金指數作調整,計算這30年間各不同時期大學學歷勞工的住屋承擔能力。研究發現,雖然同樣面對樓價上升,但年長和年輕世代面對的處境有頗大分別,有以下幾點值得注意:

研究發現,新世代起步點低為最「上車」難關,數據顯示,經樓價指數調整後,第二代和第三代中位數初入職收入有$17490元和$10563元,但第七代和第八代收入跌至有$5819和$4492元。而呎價佔收入比例,第二代和第三代為19.1%和33.9%。但第七代和第八代已升至52.5%和75.3%。以承擔能力,年輕世代遠遠弱於年長世代。

新世代的增薪幅度慢則是另一道難關。在1987年至1997年樓價指數上升520.2%,而第二代的大學學歷勞工由20-24歲增至30-34歲時,中位數收入亦上升達491.3%,增薪勉強可追上樓價。可是,在2007年至2017年,樓價指數升幅較低,有222.6%,但第六代大學歷勞工由20-24歲增至30-34歲時,收入只是上升161.8%。

除自身因素外,近十年上車盤升幅大亦是導致年輕一代難以「上車」。數據顯示,在1987年至1997年的樓市上升,A類上車盤的升幅比整體樓價指數略低,可是,在2007年至2017的升浪,上車盤的升幅明顯比整體樓價指數高,對上車一族影響尤大。

研究亦指,資助房屋供應追不上對年輕一代「上車」有構成一定影響。在1987年至1997年,香港有不同的資助房屋供應,包括有居屋、夾心階層以及首次置業貸款等,及後因金融風暴而取消。雖然政府在2011年政府決定重建居屋,但至2014年才開始發售,供應量亦遠遠追不上前世代的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