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因國安法的制訂,建制派及反對派均唇槍舌劍、不斷交鋒、爭取民意。究竟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會變成怎樣?悲觀的會選擇賣樓移民;樂觀的,就會認為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香港即使經過一輪震盪,東方之珠仍會屹立不倒。這跟1967年的暴動、1997年回歸的情況差不多。筆者認為香港的國安法只是中美兩個大國在博奕下的產物,對物業價值影響短暫。

關鍵問題是中美角力,誰是贏家?最近筆者在看一本書《Has China Won? The Chinese Challenge to American Primacy》,是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著述。當中提出不少精闢見解,書中提到美國是一個財閥當道的社會,造成嚴重的財富不均。中國則實行精英主義,不斷努力消滅貧窮。今次的疫情,正好反映在精英主義下的高效率,令人民感到更安全。其實中國自587年隋朝實施科舉制度,令社會不同階層的人,不論背景、貧富皆可以透過科舉制度選拔成為「士大夫」,亦即是現代的公務員制度。精英施政,在中國已經有超過1,400年歷史。

相反,疫情之下的美國,處處向錢看,經濟比人命重要,固然未能有效控制疫情散播,也進一步暴露白人與黑人之間的種族及經濟矛盾。

書中作者更指出,以往歐美國家都有自信,其自由民主的思想及文化制度,具有舉世優越性。其他國家,包括中國的人民,在世界越來越開放及一體化的環境下,會受到自由氣息的影響及感染。但當今美國圍堵中國的出發點,是害怕中國的強大,害怕中國的文化,反過來影響世界。就像過去幾千年以來,中國同化了周邊不同的民族一樣。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好,香港才會好!筆者也相信中國會打贏這一場世紀之戰,香港的地位及經濟自然可以更上一層樓,物業的價值當然水漲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