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時期,樓市均會受當時的經濟或政治因素影響而出現波動,但陣痛過後,樓市往往重現生機,就此循環不息。筆者1987年入行地產代理,當年正值遇上股災,投資者損失慘重,樓市亦受波及。

當年筆者只是初哥,面對樓市突如其來的變化,當然無所適從,唯一能做的是繼續專心工作,反而沒有包袱。至於當年樓市的投資者,有部分亦有投資股市的,當然損失慘重,認為樓價長久都難以收復失地。

之後一年又遇著八九民運,但樓市幾個月後便回復生氣,樓價直線上升,直至九七年樓價進入高峰期,除了炒家源源不絕之外,亦衍生了很多行外非專業的入市者,導致全民皆炒。如果一場亞洲金融風暴,樓價應聲倒地,當年無論投資者、炒家、市民及地產代理,都認為樓價在未來的日子難以重返高峰。

落樓時有起落,筆者在這30多年來的觀察,深深明白到「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的道理。香港地產確實特殊,好像長升長有,原因是買家入市的切入點不同,當高峰期時,持貨者確實受到壓力,就要割價離場,當然損失慘重,沒有實力者就要歸零。相反,資金充裕具實力的,在這時入市,價格有了折讓,當經濟回穩時,就能賺取升值的差價。

每一次樓市低潮,市場就會大洗牌,就會出現另一批切入點不同的新買家,如此,樓市的重新出發就可以延續;因為各行各業的成本相對減低,對新的經營者相對容易,新切入點的經營者,容易賺取盈利,樓市接棒的新主人翁就會誕生。

延伸搵盤:尋找1000萬以下物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