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大陸推出香港版「國安法」,自然引起香港及國際社會的反對聲音。普羅大眾的反應,就明顯兩極化。正面看法的人認為國安法實施有助香港回復安全城市,有助信心,甚至會增加在香港的投資!

國安法啓動,樓市有危有機。

持另一面睇法的人,則認為國安法令人心不安,恐怕失去言論自由,也會引致國際社會對香港及中國實施制裁,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經濟前景悲觀,甚至會選擇移民海外。移民數目上升,相信是未來必然發生的事情,立即影響上星期的外地樓盤也熱賣起來。香港樓市受壓,屬於理所當然的推理。

但留樓不留人,也大有市場。即使移民外地,保留香港物業收租保值的人,也很有市場,單靠移民海外因素,對香港樓市衝擊有限。何況筆者估計國安法實施後,在中美對抗的大氣候背景下,更多北水(大陸資金)會來港投資,更多國內同胞來港生活。香港住宅的需求,根本不用擔心!

相反,根據銀行經理向筆者透露,大量客戶要求開設海外銀行戶口,原因是怕香港的聯繫匯率有變,甚至有傳聞香港實施外匯管制。其實,即使美國跟中國或香港打金融戰,也沒有權力這樣做。

以美國打擊伊朗為例,禁止伊朗用美元結算系統,迫使環球銀行之間的通訊協會(SWIFT)也禁止向伊朗的金融機構提供服務,才是美國的金融殺手鐧。但要出此毒手必須有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伊朗被塑造成為邪惡軸心,要全方位打擊。以中國當今的國力,美國似乎難以如願。因此,美國可還擊的手段有限,加上特朗普更要面對國內因種族問題而引發的暴亂,正好減輕了中國的壓力。

最後,特朗普會否為了連任選舉,會否不惜兵行險普,在南海挑起戰爭,筆者認為這才是最大的危機。一旦戰爭爆發香港的樓市難免受到波及,在資產配置方面,宜放眼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