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適值約友人在尖沙咀食晏,剛巧一間拍賣行在附近大廈拍賣物業,抱着觀摩性質去看看,大開眼界,與會者三五成群,而且操內地口音的大媽大叔仲早過老樓到場,而且舉手絕不手軟,當然專針對一些低下價物業,200零萬有交易。

拍賣行在某商業大廈內舉行,老樓大約下午兩點便到達會場(拍賣會於二時半舉行),當天大約有30項物業拍賣,七成為住宅,其餘為商業物業包括商舖,還有一幅農地。

根據疫情控制人流關係,行與行之間有段距離,但座位並不是隔行坐。

老樓坐在前二排,每行左右約三個座位,由於拍賣師未到,故在室內的壁佈版看一看拍賣物業詳情和圖片。

突然間有為數五至六位,衣着普通兼操半咸淡的廣東話大媽大叔進場,大家又說有笑,應該是相互認識,並坐在隔鄰兩排座位,未開始已經侃侃而談,雖有戴上口罩,但老樓感覺並不太好,好像在茶樓般鬼殺咁嘈。

拍賣官於2時45分到場,首先宣讀大揪拍賣需知及簽約事宜,隨即開始拍賣,拍賣時乃不依現場派單張上列印的序進行,由拍賣師抽取先後次序,可能之前已蒐集了與會時客戶對那些物業具興趣,所以把較有把握的物業抽放在前。

結果多項為數200至300萬元的舊樓物業較多人爭,出價亦此起彼落,而前述一班人前後投得至少三項物業(因個別未到價被拍賣師收回),而且面不改容,拍賣師在拍賣大約五至六個物業後,便向現場人士了解,問在場人士有否對單張內那個物業有興趣,大約十多秒後現場人士沒有反應,拍賣師便宣布拍賣會結束,整個拍賣會不足半小時便完場。

之後同業界人士傾開,因每項物業皆有業主底價,不是有開價便會賣,而且不少人士已在之前睇樓,大約知道那些物業較受歡迎,甚至超過一位人士有興趣,為了增加售出機會,便抽調較前位置拍賣,更可增加現場拍賣氣氛,當然也要看物業價錢或質素,並不是一定以平價取勝。

拍賣會中亦有多批熟客,所以與拍賣會職員也相熟,若然有他們心水盤,也會之前向這批常客打聲招呼,亦有些能在拍賣前已售出,所以他建議有興趣在拍賣會上尋找筍盤的市民,也需於拍賣前做些功課,以免臨場做錯決定,因拍賣會買家亦要付上法律責任,不可彈弓手或悔約。

延伸閱讀︰【老樓講樓】屯門持續發展 上車盤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