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9月開學日不足兩星期,大學通知小兒開學初期會以online教學,直至另外通告為止。小兒上個學年上學期因大型社會運動實質上學一個月;雖然下半學期去歐洲作交流生,因同樣受到新冠肺炎波及也只能在當地以視象上堂,老樓不少朋友兒女乃仍是初中階段,甚至要WFH陪太子/太子女讀書,我已經相當幸福。

供過於求,收租佬租樓送大床。

同樣因為疫情關係,內地生少了回港或來港上學,令到一直在暑假檔期相當活躍的租務市場同樣受到嚴重打擊。業主為免雙重損失,故大幅降租兩成或以上來吸引本地生;試問本地生縱使有能力租樓,亦要找來三兩個志同道合之士來合租,所以未能打響算盤,業主遂把租金持續下降,若有好租客樣樣有價講。

由於少了內地生,加上物業剛入伙,友人把西環一個200平方呎劏房大幅減租三成來吸引本地客,以往內地生曾以高達20,000元租同區新樓,刻下已減至大約14,000元。友人說,當減租消息一出,翌日便有本地客洽租,而且仲要送埋大床和部份傢俱,計起上嚟,要貼錢租樓:「若果唔減租,同廈又有競爭對手,唔想單位空置,唯有租樓送大床。」

事實上,同區亦有多幢以劏房為主的新樓先後落成,開始鬥平吸租客。傳統大學區出現劈租潮雖間中有見,但以現時市況,收租佬要捱價一段長時間,以平租換時間,等樓市好番啲先作打算。

其實在好多內地生租樓熱點同樣出現上述現況,同因為富貴內地生租客失縱,同時同區有大量新盤入伙,結果「攬炒」,租金骨牌式下跌,如大埔白石角最嚴重,同期有四個樓盤先後入伙,老樓曾到此區觀察,平租街招通處貼,而且也有不少地產代理招單位租售,形勢較為慘烈。

還有將軍澳日出康城,同期有新盤落成和開售下,租賣市況並不如早兩個月前活躍。據代理說,8月份二手買賣較上月同期下跌九成,租賣兩閒,業主開始擴大議價空間,即使主打的一手樓盤,本月亦不好得幾多,看來呢個月食穀種的同業大有人在。

延伸閱讀︰【專家分析】靠上車盤捱過嚴冬 反彈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