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房屋政策正作出1997年之後的重大改變,我覺得分水嶺應該是在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較早時表示:「香港住房問題需要解決!」,繼元朗多幅土地後,政府再行使《收回土地條例》預計收回大埔頌雅路西土地,建屋土地正大增,而梁振英先生亦在5月13日提出將大欖郊野公園邊陲地帶作出居屋用途,我是非常之支持及同意的。

大量造地刻不容緩!圖為粉嶺鶴藪水塘。
大量造地刻不容緩!圖為粉嶺鶴藪水塘。

梁振英先生是充滿了城市規劃經驗的資深測量師,在他做特首期間,是比他上任之前增加了可以興建33000個私樓單位的潛在供應量,大欖建居屋的最大價值是「解封」了過去多年來因為一些錯誤環保觀念而封印了的郊野土地。

香港是有很多出色的環保成就值得驕傲的,但亦有不少錯誤的環保意識,其中被人濫用為阻止政府造地建屋就是一個糟糕的例子,過去十多年香港就好像生病了一樣,只要你說民主或是環保你就有把利劍,只要你批判政府你就有光環,完全是不需要理會說話的內容或者概念是否合理,發表言論的人知識水平和往績如何、有沒有份量及他們有沒有利益衝擊!這個錯誤的年代其實應該要改變!

用單純的環保去阻止人起樓是不合理的的,因為2%的綠化地已足夠我們發展20年,佔的份量那麼少,怎可能不讓人去發展來滿足居住的需求呢?環保及建屋之間的衝突本來並不存在環保土地罕有,只存在會否有極少量極具環保價值的地方在建屋過程被破壞而一去不復返,那就一定要證明必需保護那塊地價值為何高於讓人居住的價值,不應該盲目去反對造地,亦因此大欖郊野公園這些邊陲地帶近公路,行山受惠的人一定會遠遠少過讓2至3萬個家庭能安居樂業的地方。

筆者雖然是一個投資者及地產代理,正正因為我們是既得利益者,我們更要為一些未能夠安居樂業的人去發聲的,現在這個社會裡面,每個人根本是一體,如果我們想令自己福祉持續,必須要別人也能擁有幸福呢!

延伸閱讀︰【專家分析】樓市的夢醒時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