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1日是中國著名的光棍節,也是阿里巴巴的淘寶大做生意的日子,但同是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集團在 11 月的世紀 IPO,集資全球破紀錄的 A+H 股,中港兩地同步上市,卻出現上市前一天夭折。筆者也總動員全家各成員入票抽籤,螞蟻如果如常上市,估計也會帶來短期可觀的收益!

香港
螞蟻上市觸礁的啓示。

市場盛傳因馬雲在金融峰會上,批評國家的監管機構追不上時代步伐的言論,觸怒了國家領導人,導致上市臨門一腳被煞停而胎死腹中。但筆者反而相信馬雲早知上市出現問題才會出言炮轟,惡言相向是果不是因!

究竟真相如何?坊間也流傳另一種說法,螞蟻集團除擁有鼎鼎大名的支付寶外,近年相繼推出「花唄」、「借唄」等等微型貸款,利用其科技平台借錢予消費者,類似信用卡。不用物業等資產做抵押,收取可觀的貸款利率,是螞蟻集團其中最搵錢的業務,佔今年首 6 個月收入的 4 成。

今年首 6 個月的貸款餘額達到 2.15 萬億人民幣,如此巨額資金問來?據說其操盤手法是首先以自己的資金 30 億打底,再向銀行貸款 60 億。資金借出之後,再將此 90 億貸款證券化作抵制,取用 90 億再借出去,經過 40 次重覆操作,就可以做到貸出 3,000 多億的資金,比原先 30 億的本金放大 100 倍。所以 2.15 萬億的貸款,只有 2% 是本金,其他都是靠借回來。

中央政府顧及安全系數,當然怕萬一資金鏈一旦出現問題,會禍及金融穩定,要加強監管。

這也令筆者回想 1997 年香港樓市爆煲,也是當時槓桿很高。在沒有中央信貸資料庫的背景下,買家可利用此漏洞同時向不同銀行借款,樓市一遇冷風,便倒下來。相反,當今樓市,即使舖市面對前所未有的困境,業主借貸比例低,利息又低,舖位即使空置,業主也可以應付,這也未致波及物業市場的其他環節而產生骨牌效應。

筆者深深體會到凡事不可以去得太盡,意外之事,自然難以估計。要投資安心,還是留有餘地,才能長久安穩!

延伸閱讀︰【專家分析】拜登當選對資產市場的啓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