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市大學建築科技學部高級講師潘永祥博士,今日出席GoHome.com.hk「2017下半年香港房地產市場前景問卷調查」新聞發布會時表示,單純增加土地供應絕對不能達到穩定樓價的目的,因為當樓價上升時,通過增加土地供應去增加住房的數目,因有數年的滯後, 不能即時滿足住屋需求,因此不能令樓價回落。反而當經濟逆轉, 樓價因需求回落而向下調整時,供應卻處於高峰期, 令樓價加速下滑,製造大量負資產,1997至2002年底的樓市便是這情況。

他認為,正確的房屋政策是,政府應該令沒資格入住出租公屋的市民能以可負擔的能力購買資助房屋,售價要相對穩定,不受樓價的飆升而影響。樓價定位可參考建築成本價、家庭入息中位數的八至十倍、供款不高於家庭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此推算樓價應定於200至300萬水平。

延伸閲讀:學者:GoHome調查:91%認為現時樓價過高 5成料續升

而住宅的合理供應量,應由現時政府的目標是每年提供1.8萬個私樓單位、8000個資助出售房屋,及2萬個出租公屋,調整至8000個私樓單位、1.8萬個資助出售房屋,及2萬個出租公屋。當政府的各覓地方案因資助房屋的增加而令市民普遍接受時,各類房屋的供應數目便可相應增加,令市民能安居樂業,不用再靠劏房解決住屋需要。

另外,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教授認為,現時港樓價難大跌,因難再爆金融風暴,而且深圳經濟近年發展很快,居民收入與日俱增,支持當地樓價急升,此過程不存在泡沫;深圳樓價僅較本港樓價低三成,假若本港樓價日後下跌五成至低於深圳樓價的話,我相信很多深圳人會來港買樓,反彈力強。

而1997年本港樓價是深圳樓價的很多倍,即使本港樓價跟着幾年下跌七成,到2003年仍遠高於深圳樓價,故當年本港樓價的確有下跌空間,而現時情况已並不相同。

在供應方面,莊太量建議港府在郊野公園邊緣大量覓地建屋,再輸入外勞興建公營房屋,雖然會對環保人士或本地建築工人帶來負面影響,但香港人的整體居住環境卻可以提高,應該是利大於弊。

他以新加坡為例,新加坡大部分人口居住在政府供應的組屋,面積普遍逾千呎,而這些組屋不少是靠填海取得土地及輸入外勞興建的,新加坡人每月須就此把相當部分的收入月供公積金,但這樣做可以換來安居樂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