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奮鬥史(二)  白手襪與飲管黨

1990年大埔太湖花園新盤開售,一如過往全新樓總有不少香港人趨之若鶩,寧願捱更抵夜去排隊買樓也要覓得心頭好。當年這些發展商的新樓盤並無委託地產代理促銷的,然而代理為求開拓多一條財路,亦避免買家轉投購入發展商新盤而失去賺佣金的機會。因而我們的一眾代理就淪為買家的跑腿幫手排隊,一來可賺回點服務費,另一方面亦可即時吸納樓盤作為將來二手放盤用途。

售樓當天,大清早,人龍已差不多繞了太湖花園一個大半圈了。正當大家靜待發展商開門售樓時,突然殺入一群口含飲管之粗眉大漢和衣衫襤褸的不速之客走上龍頭,只見擾攘吵鬧一會就攝上頭位了。說時遲,那時快;又一群手戴白手套的大漢魚貫進場,但塞不到頭位,竟然另起一條龍照排可也… …。

很多香港人也知道因為“地產”令到很多人,很多行業發了達,原來就是排隊費,賣位費也衍生出一門生意來。筆者眼見不少買家為此而奉上不少血汗錢,真金白銀去換來一個購買蝸居的機會。後來發展商賣樓機制與時並進,“中間人”手法亦進化到賣籌賣公司殼來賺錢,而金額由最初的一萬幾仟,發展到97年的二佰萬都只是一個位,一個籌而已;情況之狂,敢稱香港獨有。

這兩年政府接二連三地推出甚麼九招十三式,就是如來神掌定獨孤九劍也壓不了樓價,其中一些規範了一手樓盤的銷售模式,說出來是透明化及公平化。但筆者近年看見如大角咀兩個新盤海桃灣及帝峯皇殿,發展商就反樸歸真,以公平公開地響應措施實行先到先得的賣樓方式。我們一眾代理,又如返回20年前,今次更要通宵幫客排隊才有機會覓得一宗生意……忽發奇想,在某時某地可再睹那群彪形大漢的風彩,以重溫昔日香港賣樓的獨特文化。

廖振雄 – 區域營業董事
世紀21奇豐物業顧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