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舉家往溫哥華渡假,與老友相聚,他十分擔心香港,認為港人看樓市,往往太把注意力放在傳統經濟因素及太介懷樓價升得太多,其實未來中國民間流出的資金才影響大局,他認為這現象未來五年內將不斷持續加劇,這和筆者的看法很相近,我唯一和他不同的是,他擔心中國資金一朝『水退』便不堪設想,我則認為『水漲』及『水退』會不斷恒常的發生,在宏觀調控或政府管制措施下,有錢人雖會損手卻不會『致命』,無資產者可以等到的機會,恐怕只是『小回』而不是大跌,如此利益沒有正常的新陳代謝及財富的轉移,一樣會不斷累積及加深貧富懸殊,無資產者怨氣日深難以消散,且加溫沸騰,此情況是社會的心腹大患。

內地人日益普遍的資金外流現象,不單止在內地有問題的『裸官』(即「配偶或子女移居境外」)中出現,正當商人將投資分散風險、普羅大眾熟悉的影星也有把資產分配在外國的趨勢,事實上,這不是惡性的走資,是社會成熟後自然衍生的情況,只是以前多是在特權人士上出現,現在則是民間普遍化而已,以往內地人在港置業主要也是現金付款的,近日連屯門開始也有少數的內地人要求我們提供按揭服務,這令我十分擔心,因為如這種需求增加,便代表內地人會日益普遍南下香港置業,但香港卻還沒有為這批新購買力作任何供應上的準備。

曾被人稱為『香哥華』的溫哥華,正是香港80年代資金外流所打造成的,今天,溫哥華也充滿了以現金置業的內地豪客,令人心寒的是,一個香港可以掃起溫哥華,一個中國會帶來甚麼衝擊?

雖然,現在已過了筆者最想人入市的時候,現在不入市風險只略高於入市風險而已,但仍希望看官不要人云亦云,放下枷鎖,自己去掌握入市的時機。

祥益地產代理有限公司總裁
汪敦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