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全球地產市場一片陰霾,另類投資項目備受關注,當中最受歡迎的要數藝術品。

藝術對某些人來說是一項費解難明的嗜好及投資,一件寶貴的藝術品並不代表就有價值,比如孩子於幼稚園的第一幅畫作縱使十分寶貴、罕有,但沒有市場價值。以上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說明藝術為何那樣複雜,只有「懂藝術」的精英才參與買賣,而且有些更是利潤豐厚。要打進這個另類投資市場,搜羅藝術品作資產的人士,以下是一些基本知識。

深入研究

誠然,一般人難以參與欠缺透明度的藝術市場。Arthena是家科技初創企業,專門幫助投資者打進不同藝術市場的基金,其中一位創辦人兼行政總裁Madelaine D’Angelo於2017年對CNBC說:「藝術市場完全不透明,難以捉摸。」另一邊廂,Magnus Resch稱自己開發的手機程式Magnus為「藝術界沙贊」,當程式使用者把手機對準畫廊作品時,便會出現作品的價格歷史。儘管如此,有意投資藝術品的人應要自己作資料搜集,特別是有關當代藝術的作品,應參閱藝術家和其作品的資料。在投資藝術的領域上,知識就是力量,藝術的價值取決於作品的罕有度、美感、狀況、文化影響力(與現有作品有關的)及意念創新度,即使是同一位藝術家,其每幅作品的價值可以是大相逕庭。

一如投資物業,投資藝術品也有風險。保養藝術品的有關支出龐大(估值、保險、儲存),而且要緊貼藝術品的「潮流」,當另一位畢加索冒起時,Warhol可能會沒落。同時,注重回報的投資者一定要緊記,藝術是一項長遠的投資,因此便要找一家藝術品經銷商助你一把。他們就像地產經紀,會協助新買家認識自己的品味,又會幫助買家尋找心儀作品。要找個經驗豐富及可靠的經銷商,可以參與大型藝術展覽或直接與經紀人聯絡。

四出搜尋

全球增長最快的展銷會是藝術展覽,比如Art Basel(遺憾地今年的香港展覽已被取消)新買家的增長數目一直處領先位置,其研究顯示,自2010年起至去年,展覽的收入大增約六成,而且沒有緩和的趨勢。Art Basel更促成Affordable Art Fair Hong Kong及Art Central等展覽的產生;除了荷里活道的藝廊,黃竹坑及柴灣的工廈也開滿藝術館,可謂百花齊放。

當某位藝術家或某類作品備受追捧時,藝術品就像是一件商品;當某位年青藝術家成為熱門話題時,他作品的價格會上升:因為求過於供。更佳的投資並不是看潮流,而是著重創意,但超越主流會增加投資風險,而遭欺詐在藝術市場十分猖獗。買家要留意,比如買到一幅Renoir真跡的機會微乎其微,若交易順利得難以置信,大有可能是騙局;同時,歷史資料是重要,但太多的話,便要小心求證。

在1984年,當時紐約新進街頭兼新表現主義藝術家Jean-Michel Basquiat的畫作Untitled,在一次低調的拍賣會中以1.9萬美元(約147,589港元)售出。Basquiat於數年後、1988年去世,令其作品擁有最大的賣點:罕有,代表Basquiat作品數量不可以再增加,因此在2017年,同一幅作品在蘇富比拍賣會以1.1億美元(約8.54億港元)售出。

對新手而言,15萬港元的門檻有點高(雖然遠低於購買物業對現金的要求),不過,原來藝術也有不同高低的門檻,十分廣泛。Affordable Art Fair的成功印證越來越多人對藝術的興趣,不論是投資或滿足個人興趣,如果得到指導,藝術迷都可在全球各地找到鮮為人知的藝術館和冒起中的藝術家。要留意的是,一定要為自己設定購買藝術品的上限,就像買樓一樣,準買家要抓緊自己的預算,以及可承受的風險,甚至可選擇先租借藝術品,感受其投資的樂趣,才決定是否購買。

樂在其中

藝術與物業或債券投資不同,前者是可以享受的。當然,投資渡假屋都可以用來享受人生,但在某程度,那並不是物主每天睜開眼睛或在客廳休息,就可以看到的東西。很少自律的經銷商會向客人介紹他們不喜歡的畫作或雕塑,因為無論那作品多值錢,沒有人想每天看到自己覺得醜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