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駒(Howard),前美聯集團山頂及南區話事人、豪宅刁王,入行逾20年,曾替不少城中富豪入市,動輒億億聲豪宅。年薪近千萬元的富豪經紀,去年突然轉跑道,放棄薪高厚䘵的地產代理行業,轉任風水師,日前老樓相約Howard,在其自置辦公室進行中年轉職後首個訪問。

豪宅刁王中年轉職風水師, 羅文駒指「做人要知足」。
豪宅刁王中年轉職風水師, 羅文駒指「做人要知足」。

訪問當日,正值下午時份,下著毛毛細雨,Howard的佛堂位於灣仔柯布連道及謝斐道交界一幢舊式商住大廈低層單位,鄰近港鐵站。老樓在地下按鐘後,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老樓到咗喇,上嚟喇。」搭升降機上單位,門外掛上「羅文駒命理堪輿館」,按門鈴後,出來迎接老樓的男士,就是卸下西裝,穿上便服的Howard。

甫進入辦公室,先換上Howard提供的拖鞋,眼前就是一堵牆,擺放了大大小小的佛尊,約有廿多尊。「這些佛尊都是我供奉的『師尊』,全都開了光」,見到佛尊旁有不少玉珠和金器,Howard說有些是他、或是客戶用來供奉,通常會放七七四十九日。單位十分明亮、光綫充足,裝飾堪如一間佛堂,十分整潔,連同辦公室,估計起碼五百幾呎,相當寬敞。

Howard帶我進入辦公室,除了一張長方型的寫字枱外,有書櫃,還有一部超大型的智能電視。我倆坐下後,就進行對話了。老樓劈頭直入「為何中年轉職,放棄豐厚收入?」。老樓提出一連串問題,Howard亦有備而來,手執一本紅色封面、類似經書,不失Howard以往一派本色,氣定神閒、娓娓道出「地產代理不可以做一世」。

相信讀者都明白,當事業上到某個高峰,就會出現樽頸位,很難找到新突破。「何況做代理壓力很大,以往行家做到一單大刁,管理層經常捽數,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無形壓力,自問過往亦是公司搵到錢的分行,營業額相對穩定,但這行永遠餐餐清,月月計(數),所以去年開始諗諗,是否有點變化,給自己多一點空間。」

「其實也有不少相熟客戶問我,年年收600、700萬元高薪,毅然轉行,似乎浪費了」Howard坦言,自己都54歲了,如果一生只求追逐名利,人生非常辛苦,所以想停下來、諗一諗,下半場自己想做什麼。

像莊子一篇學說「庖丁解牛」 首段寫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

Howard自問做人最緊要知足,以有生之年,追求無限財富,十分吃力。倒不如,下半場做一些自己有興趣的事,頤養天年更有意義。Howard對風水命理甚感興趣,上過風水班、跟過師傅,攞正牌,現時正在學道家學。除了追求個人理念和宗教信仰外,亦有導人向善之心,「以前答應過師傅,若有機會便回饋這門。因此,覺得亦是適當時候,放下俗世名利、追求另一種境界」。

然而,Howard並非完全放棄老本行,基本上他是持大牌經紀,故亦登記了一間地產代理公司,間中為熟客買賣豪宅。月前,便替一位客戶售出多年山頂自住物業倚雲山莊,「業主原本想去年放售,但我認為未係最合適時機,及至年中樓市穩定,放了兩個月便售出。」其實不少富豪都想買樓,他料這股入手豪宅潮,只是剛開始。

至於如何替樓市把脈,Howard隨即開了大電視,以五行命理和奇門遁甲佐說,由於老樓唔多識,故不作演繹。Howard表示,「看來樓市雖途中有調整,多是小回大漲格局,可以旺到2047年。」訪問時一段小插曲,Howard突然打斷訪問,替老樓面相提供少少意見和排難方法,在此對他說句感謝。

延伸閱讀︰【專家分析】新世界又帶頭諗計 組房社企完善置業階梯